烧脑不能“无情”

2019-04-11 11:49:56 环球时报

从2006年《疯狂的石头》收获2536万票房,到2014年《催眠大师》突破2.7亿票房,再到去年的《唐人街探案2》以接近34亿的票房成为2018电影票房总榜第二,中国的烧脑类型片屡屡取得实质性突破。这也让外界看到烧脑题材的影片在华拥有的众多影迷和巨大潜力。

“大家都看到这块市场,但却不知道怎么去抓住这个大蛋糕。所以市场中诞生出许多打着烧脑旗号的影片却并不烧脑——推理逻辑不够严谨、漏洞丛生。”在业内人士看来,偏偏喜爱烧脑片的观众最挑剔,所以与西班牙和美国的烧脑电影相比,国产烧脑片还没有形成良性的创作比拼。烧脑背后的高智商是中国电影目前非常稀缺的一种品质,要让电影和观众斗智,还要能够战胜大多数观众,这在好莱坞是多年的电影工业积累的成果,而国产电影显然还需要更多时间去完成这个积累过程。这当中既包括编剧才能的提升,也包含制片方对于影片定位的更清晰认识。

在影片人肥罗君看来,当下许多国产烧脑片的真正问题是:有烧脑没情感。“最近几年在华热卖的西方烧脑片,之所以能克服语言和文化背景的差异打动中国观众,本质上靠的就是普世情感和人性力量。如果只为烧脑而烧脑,而无法与人的基本情感发生关联,它没法真正留在观众的心里。而目前国产烧脑片的创作者,能意识到这点的好像还不多。”例如,在《海市蜃楼》中,故事最终还是回到情感的本质——一个母亲找回了女儿。这才是包裹在烧脑外壳中,真正打动人的部分,因为情感是全世界共同的语言。“烧脑烧到最后,还是要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