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雾霾恐慌”看韩国甩锅心态

2019-04-12 08:20:45 环球时报

本报赴韩国特约记者 唐轶

编者的话:入春以来,韩国遭遇“史上最严重的雾霾”天气。在韩国媒体渲染下,韩国民众谈“霾”色变,有人甚至要戴防毒面具才敢出门。令人气愤的是,不少韩媒将雾霾“元凶”指向中国,把雾霾贴上“中国造”标签,渲染韩国是“中国雾霾”的受害者。其实,韩媒“甩锅”他国,将自己粉饰成“受害者”的报道风格已屡见不鲜,背后有其媒体运营、政党纷争等原因。在《环球时报》记者看来,为了不让韩国国内一出现负面新闻就“甩锅”他国,特别是让中国不再无辜躺枪,除了中韩媒体良性互动外,两国民间交流时也要注意细节,诸如中国游客在韩国旅游时尊重当地风俗习惯、注意举止文明。

1

1962年,汉城已是仅次于伦敦的“雾都”2014年,韩国学者就反驳“中国元凶论”

《环球时报》记者经常往来中韩之间,确实看到韩国今年3月雾霾天气有些多,但当记者查阅各种资料后发现,韩国空气污染问题在上世纪60年代更为严重。韩国《京乡新闻》1962年曾以“覆盖首都的空气污染问题”为题进行报道,称当时汉城(2005年1月,韩国政府宣布中文译名正式更改为“首尔”——编者注)空气污染程度仅次于“雾都”伦敦。

上世纪80年代,韩国政府为举办“88年汉城奥运会”,开始采取减排“粉尘污染”的措施,甚至暂时关停公共澡堂。上世纪90年代,韩国依旧存在空气污染问题。1996年6月初,《韩民族》曾以“柴油车尾气污染有多严重”为题进行报道,明确提出“柴油车尾气是空气污染的致命元凶”,并指责政府未采取有效的环境治理措施。

《环球时报》记者发现,从2002年开始,韩媒开始关注中国雾霾状况,并出现指责中国的苗头。2013年以后,这样的报道就明显增多,直到今年达到一个高潮,俨然把韩国当成一个受他国雾霾影响的“受害者”。当然,当时也有媒体援引韩国环境问题专家的观点,反驳韩国雾霾“中国元凶论”。如《韩民族》2014年4月15日报道说,“其实韩国产雾霾比中国更厉害”,文章援引韩国亚洲大学预防医学系教授张载延的话说,将韩国雾霾怪罪中国的论断非常危险,“与其说盯着北京,不如找准自身原因”。

韩国将雾霾原因“甩锅”他国的做法过于牵强附会。当一些韩国媒体疯狂炒作“韩国雾霾的罪魁祸首是海外舶来品”时,为迎合国内民众的情绪、回应在野党的质询,韩国政府必须做出表态或采取措施。今年3月初空气污染严重时,韩国政府采取公共机关汽车单双号限行、道路洒水降霾等措施,总统还“指示有关部门与中国政府讨论并制定紧急治霾对策,将来自中国的雾霾影响减少至最低程度”。韩国环境部国立科学院不惜花重金邀请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联合调查韩国雾霾是否来自中国。韩国环境部长官赵明来3月11日还表示:“韩国有多个境外空气污染物来源,雾霾高峰期来自朝鲜的空气污染物可能也不少。”

类似“甩锅”或把自己视为“受害者”的现象,在韩国还有不少。对中国因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等问题,韩国媒体很喜欢“批评与监督”,但当韩国去年出现“垃圾围城”问题时,不少媒体又怪罪是中国的“洋垃圾禁令”让韩国陷入慌乱之中,因为“韩国原本近90%销往中国的废塑料、废纸等垃圾无法处理,只能堆积成山”。去年5月,韩国群山市的通用汽车厂正式停产,有韩国媒体就说这一“悲剧”与中国有关,因为“上海通用成为通用公司全球经营战略的‘中轴,韩国通用工厂的地位因此下降,最终导致停产”。▲

2

韩媒清楚“批判中国很容易”学“美国优先”保“韩国第一”

当韩国舆论仍在热议并指责“雾霾来自中国”时,又是亚洲大学教授张载延这样的环境问题专家率先发声。在今年3月下旬有学者和韩国环境部大气环境政策官员参加的一次时政讨论节目中,张载延表示,韩国上世纪80年代空气中的PM2.5浓度达到现在的4倍,当时的空气污染比现在更严重,目前与过去相比,空气质量已明显好转,民众的不安情绪却不减反增。他反复强调,韩国雾霾问题不能只怪罪中国。参与讨论的人士认识到,“中国是雾霾元凶”的认识是错误的,应从韩国自身找原因。环境部官员也呼吁,政府应说服国民参与减排、监督企业限制污染物排放,并认为这才是减少雾霾的有效之策。这让《环球时报》记者想起2015年,韩国YTN电视台也曾邀请专家谈雾霾问题,当时就有人提到:韩国政府应清楚国内最大的污染源不仅包括现运营的53座燃煤电厂,还有日益增多的柴油汽车。

既然如此,韩国为何总是习惯性“甩锅”给中国?为什么又在2013年前后自视为“中国雾霾受害者”?除了那几年中国也深受雾霾之苦并开始加强治理措施外,中国人经济实力的增强也是原因之一。当六七年前中国游客像潮水般涌向韩国旅游和消费时,很多韩国人既难以理解为何中国人“一夜之间”变得如此富有,又不愿看到有这么多中国人的消费能力超越韩国人的现实。当然,《环球时报》记者也曾在韩国看到一些中国游客乱扔垃圾、大声喧哗、横穿马路,这些不文明行为经常成为韩媒争相报道的话题,中国游客一度成为韩国人“幸福的烦恼”。与此同时,一旦有负面消息就怪罪中国也成为“理所当然”之事。2016年,当中国游客在济州岛发生打架斗殴和杀人案件后,韩媒更是盲目跟风热炒“中国游客在韩犯罪”的情况,完全不顾中国游客占赴济州岛海外游客总人数85%这一庞大基数的事实,仅强调中国人在外国犯罪者中比例高达70%。有韩国同行担心,如果韩国舆论过于偏激、有选择性的报道风格不加以改变,不仅不利于解决中韩两国间存在的一些问题,反而更容易激化两国国民间的互怼情绪。

对韩国部分媒体和政客“甩锅”他国的现象,曾在中国留过学、目前在韩国某研究机构工作的研究人员金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中韩两国社会制度不同,有些韩国媒体认为“把中国当批判对象很容易”,还有几家影响力大的媒体背后有大企业财团支持,具有较强的保守色彩。尽管目前是民主派政党执政,但像《韩民族》《京乡新闻》等具有民主进步色彩的媒体力量仍较薄弱,文在寅政府也只能接受韩国保守媒体舆论的批评与监督。

韩国一些媒体一直咬住“雾霾中国元凶论”死死不放,某种程度上就是要让中国“负起责任”,这也反映出韩国舆论中的“救世主”心态。韩国人的“救世主”心态,很容易让人想起韩国的传教士。韩国在海外传教力量仅次于美国,甚至狂热到前往阿富汗等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传教。2007年7月,23名韩国籍基督教传教士及志愿者被塔利班成员挟持,并有人质被杀害。2017年6月,两名中国公民在南亚国家参与以韩国人为首的传教活动时不幸遇难。尽管如此,韩国教会仍有一个雄心勃勃的“2030计划”:2030年韩国将拥有46万名海外传教士。

韩国本来是亚洲第一个制定本国独立难民法的国家,以保护那些因为种族、宗教或者政治观点遭到迫害的人。但去年5月,一批来自也门的难民让韩国“乐善好施”的形象打了折扣。当500多名也门人为躲避国内战乱陆续抵达济州岛申请避难时,却遭到韩国国民的极力反对,约70万人在青瓦台签名请愿,反对难民入境,并爆发多次抗议活动。《环球时报》记者还看到有抗议民众辱骂在韩外国人的情况。有韩国民众表示,韩国应效仿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确保“韩国国民第一、安全第一”。

对韩国民众强烈的反对难民情绪,有外媒分析认为,韩国作为单一民族国家,国民普遍有较强的民族认同感,对外国移民抱有严重的偏见和排斥思想。迫于压力,韩国政府自去年6月起,取消也门免签对象国资格,并在济州岛出入境机构增配难民审查官,加强对难民的管理。▲

3

“过度自信”显偏见“三明治论”已过时

韩国人口仅5000多万、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但人均GDP已达到3万美元。与美国的特殊关系、战后经济腾飞让韩国迅速与国际接轨,国民优越感日益增强,并在很多方面表现得过度自信和盲目排外。如韩国人常把“身土不二”挂在嘴边,很多饭店首选食材均要国产,不在乎价格比进口的贵。早年韩国人买私家车也是支持国货。当然,私下也有韩国朋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主要是韩国车便宜,如果资金预算充足,也喜欢奔驰、宝马等一线品牌的车。记者在全罗南道荷花生态公园——回山白莲池的入口,看到“东洋最大白莲池”的文字十分醒目。实际上,该公园占地面积约合500亩,只有河北省白洋淀荷花大观园的1/4大。

韩国人的“过度自信”还体现在一些国际体育赛事上,并常被国际媒体诟病。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因不满判罚,竟然发生韩国运动员和教练暴打裁判的一幕。2002年韩日足球世界杯,坐拥东道主之利的韩国队借“天时、地利”战胜意大利队、西班牙队,却被各国球迷嘲讽“赢得不光彩”。在短道速滑赛场,韩国选手为夺名次出“阴招”的事更是屡见不鲜。当有韩国选手前不久“抱摔”俄罗斯选手被取消成绩后,韩媒却大多轻描淡写地说:“为争夺第二名位置,韩国选手与俄罗斯选手发生肢体对抗,而被取消成绩。”

就韩国民众而言,确实有保守意识较强的老年人会受到媒体和政客舆论的影响,但只要是了解中国或到过中国的人都会有自己客观的判断。当有韩媒炒作“中国产泡菜攻陷韩国消费市场”、有议员呼吁“政府要采取措施捍卫韩国作为泡菜宗主国的地位和形象”时,《环球时报》记者也听到有韩国民众并不买账,如首尔一家贸易公司的权社长说:“当前韩国经济低迷,中国产泡菜物美价廉,我们为何不接受中国产泡菜呢?那些天天说‘身土不二、只买国产泡菜的议员纯粹是沽名钓誉。”

随着中韩两国间经贸往来、人文交流不断加强,韩国年轻一代对中国的看法其实与某些老年人不同。有韩国青年和《环球时报》记者谈起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讲过的“三明治论”名言——“在东亚,韩国努力赶超日本,中国正在追赶韩国”。但韩国首尔大学金兰都教授2015年在韩国KBS电视台推出的一档介绍中国的节目中谈了自己实地走访调研中国的感受,他认为,许多韩国人对中国的现状缺乏了解,应抛弃过去建立在经济优先发展基础上的对华傲慢和偏见,“三明治论”已过时,在中国年轻人眼中,韩国从未是中国追赶的目标。由于该档节目在韩国年轻人中有较高的收视率,金兰都的观点也对他们形成一定的冲击。

对部分政客的言论,也有韩国朋友表示:“这更是出于对自身政党利益的需要,保守政党势力除不敢拿美国当靶标进行批评外,其他国家均可成为保守势力攻击现政府时利用的对象。”《环球时报》记者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每当韩国总理李洛渊在国会接受质询、受到在野党议员刁难时,他总是机智地搬出美国做挡箭牌,且此招屡试不爽。比如,当在野党自由韩国党议员问“朝鲜是否真下决心完全弃核”时,李洛渊就表示:“特朗普总统在与朝鲜领导人会晤后,就表示相信朝鲜会采取正确的行动。”这种“甩锅”当即让在野党议员无语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