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总统被推翻惊世界

2019-04-12 08:22:28 环球时报

●本报驻苏丹、埃及特派记者 苏航 黄培昭 ●本报记者 赵觉珵 ●柳玉鹏 陈一 任重

“我以国防部长的名义宣布推翻政权,将其领导人拘押在安全的地方。”当地时间11日14时许,苏丹第一副总统兼国防部长本·奥夫证实了外界的猜测。数小时前,一则“苏丹军方将发布重要声明”的消息,让西方媒体纷纷报道该国疑似发生军事政变。本·奥夫同时宣布废止宪法,由军方联合其他安全部门成立最高安全委员会,代行管理国家2年。巴希尔30年的统治自此终结。巴希尔靠军事政变上台,曾挺过包括一次未遂政变、残酷内战和西方制裁等危机,却倒在经济发展这一关脚下。作为国家经济支柱的石油产业趋于崩溃,通货膨胀严重,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市面上甚至出现“现金荒”,苏丹民众的不满最终被引爆为大规模示威抗议。民众大规模示威导致阿尔及利亚执政近20年的总统下台之后,苏丹政变让外媒发问:“阿拉伯之春”又回来了吗?英国《金融时报》提醒说,苏丹和阿尔及利亚军方如何执政将马上面临考验。如果不能满足民众要求,他们只能为将来累积更多问题。

总统下台,宪法废止

本·奥夫11日在电视讲话中说,由于总统巴希尔履职不力,导致国家管理不善,系统性腐败丛生,司法不公,贫困人口不断增加,民众看不到希望,因此,苏丹军方决定顺应民众要求,解除巴希尔的一切职务,解散现政府、国民议会、国务委员会以及各州政府和立法机构,同时废止2005年制定的苏丹《临时宪法》。军方发出这一声明后,苏丹各地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欢呼、鸣笛,高呼“倒台了,我们胜利了!”

11日早些时候,在军方宣布即将发布“重要声明”后,苏丹国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播放了爱国音乐。英国《卫报》称,这提醒年长的苏丹人,之前的内乱期间军事接管是如何展开的。这轮示威活动到达顶点的4月6日对苏丹来说是个标志性日子,当天数千名抗议者开始聚集在国防部和三军指挥部门前,寻求军方支持,要求总统下台。34年前,执政14年的前总统贾法尔·尼迈里在这一天被军方推翻。

6日在首都的抗议是苏丹自去年12月爆发反政府示威以来的最大规模行动。最初,各地抗议者只是要求面包降价,但随后演变为全国性示威,反对巴希尔30年的统治。巴希尔继而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实施长达一年的紧急状态,并解散政府。

本·奥夫11日在电视讲话中说,苏丹军方联合警察部队、安全及情报部队、快速支援部队共同成立最高安全委员会,代为行使国家权力,他本人出任最高安全委员会主席。最高安全委员会代行国家权力两年,作为过渡期。他承诺过渡期结束后“举行公平公正的总统大选,选出新总统并制定苏丹永久宪法,还政于民”。

与此同时,本·奥夫宣布苏丹进入为期3个月的紧急状态,执行1个月宵禁,晚10时至凌晨4时未经许可禁止一切人员外出活动。机场和边境关闭24小时。苏丹全境实施停火,释放所有政治犯。

政变发生后,埃及第一时间对苏丹军队的行动表示“完全支持”。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则呼吁苏丹在广泛的全国对话基础上通过和平民主手段解决内部问题。欧盟呼吁苏丹各方保持克制,避免暴力。

11日,美国和法国、英国、德国、比利时及波兰一起,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就苏丹局势召开会议。法新社说,这一闭门会议预计将于周五举行。政变发生前,美国驻苏丹大使出现在抗议活动现场,对抗议民众进行慰问。

反对派号召继续抗议

南苏丹独立前,苏丹曾是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CNN报道说,苏丹战略位置重要,位于中东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交汇处,与7个国家接壤。自1956年独立以来,军方领导人和民选政府轮流统治苏丹。1989年,巴希尔领导的军事政变推翻时任领导人。

《环球时报》记者曾在苏丹采访过巴希尔。现年75岁的巴希尔出生于苏丹北部尼罗河省一个农民家庭。22岁从军事学院毕业后,他就开始了军旅生涯,曾是一名伞兵。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巴希尔的一生都伴随着战争,在公众面前,他经常身穿军装,在演讲时挥舞手杖。1973年,作为苏丹派往埃及的军队一分子,他参加了第四次中东战争。

《卫报》称,巴希尔执政的前10年,主要挑战是结束苏丹南北之间残酷和血腥的内战。2005年内战结束,但南苏丹最终于2011年通过公投独立。就在巴希尔结束一场战争的同时,苏丹境内的达尔富尔又爆发反政府武装和政府武装间的长期暴力冲突。2009年,海牙国际刑事法院以在达尔富尔犯下战争罪、危害人类罪等为由,对巴希尔签发逮捕令。但苏丹政府否认这一指控。“美国新闻与世界”评论说,巴希尔是位争议人物,他成功度过国内一场又一场危机,同时抵挡住了西方削弱他权力的各种企图。

但是,他没闯过经济发展这一关。南苏丹独立后,苏丹失去75%的石油资源,作为国家经济支柱的石油产业趋于崩溃,国家经济处于危机边缘,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去年11月的数据显示,苏丹通货膨胀率达到68%。为此,苏丹政府计划降低对粮食、燃油的财政补贴,提高政府补贴商品的价格,引爆民众的不满情绪。

俄罗斯《观点报》评论称,外部参与也是苏丹发生政变的部分原因。该报说,西方国家制裁部分导致并加剧了苏丹的经济困境。近年来,美国和西方国家并不掩饰它们对巴希尔的不满,它们还警惕苏丹与俄罗斯走近。BBC报道称,苏丹国家情报和安全局在首都力量强大,执政党还有很多准军事组织和伊斯兰武装力量。这些安全力量各有利益,与外国各有关联。此前,巴希尔像蜘蛛一样坐在网中央牵制他们。

对于苏丹的未来,英国《卫报》预测说,最噩梦般的情景是政府倒台,国家陷入一片混乱。但分析人士认为,更可能的是,法律和秩序的崩溃是由安全机构内不同派别的权力斗争带来的,而非抗议者。俄罗斯regnum通讯社称,苏丹局势的未来发展将主要取决于军队实施何种国内政治和地缘政治路线。

在英国《经济学人》看来,现在的大问题是谁来接替巴希尔。反对派比以前分裂程度减少,却找不到明显的领导人。有几个人可以,但与执政党合作的经历是他们的污点。11日,苏丹反对派表示不认可政变结果,因为本·奥夫原本就属于巴希尔阵营,与巴希尔关系密切,由他出任新领导人并不能代表完全与旧政权割裂。当天,以“职业技术人员协会”为代表的部分苏丹反对派号召民众继续抗议示威,要求实施更加彻底的变革。

“阿拉伯之春”会重演吗?

路透社评论说,北非阿拉伯国家阿尔及利亚大规模抗议活动的成功,让苏丹的抗议者们受到“鼓舞”。上周,阿尔及利亚持续一个月的抗议活动,最终导致执政近20年的总统布特弗利卡宣布辞职。英国《金融时报》11日称,阿拉伯世界民众的抗议表明,导致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根源尚未消除,相反,滚沸的水让壶盖不安地躁动。

“阿拉伯之春会重演吗?”当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抗议推翻现政权,以及利比亚军事强人发起新一轮战争,《纽约时报》提出这个问题。该报说,苏丹街头聚集的民众不禁让人想起8年前开罗解放广场和突尼斯内政部门外的情景,但其中的挫折和失望也熟悉至极。2011年“阿拉伯之春”带来的希望已渐渐褪去,北非地区对未来抛出新问题。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高祖贵1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苏丹存在的问题和周边一些国家有共性,但有自己的政治生态,拥有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从西亚北非近年来的变动看,越是自主解决问题,越能早些走上自己的发展道路。越是外部力量干涉严重,越会经历更多混乱。

苏丹政权更迭会影响其与中国的关系吗?有去过苏丹的中企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石油资源主要集中在南苏丹,现在中企在苏丹的大型项目少了很多,受此次政局变动影响不会太大。高祖贵也给出“否定”答案。他对记者说,中国和苏丹长期以来都有比较好的交往基础,能经得住考验。中国不干涉别国内政,无论苏丹国内谁上台,出于国家利益考量,都需要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

●本报驻苏丹、埃及特派记者 苏航 黄培昭 ●本报记者 赵觉珵 ●柳玉鹏 陈一 任重

“我以国防部长的名义宣布推翻政权,将其领导人拘押在安全的地方。”当地时间11日14时许,苏丹第一副总统兼国防部长本·奥夫证实了外界的猜测。数小时前,一则“苏丹军方将发布重要声明”的消息,让西方媒体纷纷报道该国疑似发生军事政变。本·奥夫同时宣布废止宪法,由军方联合其他安全部门成立最高安全委员会,代行管理国家2年。巴希尔30年的统治自此终结。巴希尔靠军事政变上台,曾挺过包括一次未遂政变、残酷内战和西方制裁等危机,却倒在经济发展这一关脚下。作为国家经济支柱的石油产业趋于崩溃,通货膨胀严重,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市面上甚至出现“现金荒”,苏丹民众的不满最终被引爆为大规模示威抗议。民众大规模示威导致阿尔及利亚执政近20年的总统下台之后,苏丹政变让外媒发问:“阿拉伯之春”又回来了吗?英国《金融时报》提醒说,苏丹和阿尔及利亚军方如何执政将马上面临考验。如果不能满足民众要求,他们只能为将来累积更多问题。

总统下台,宪法废止

本·奥夫11日在电视讲话中说,由于总统巴希尔履职不力,导致国家管理不善,系统性腐败丛生,司法不公,贫困人口不断增加,民众看不到希望,因此,苏丹军方决定顺应民众要求,解除巴希尔的一切职务,解散现政府、国民议会、国务委员会以及各州政府和立法机构,同时废止2005年制定的苏丹《临时宪法》。军方发出这一声明后,苏丹各地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欢呼、鸣笛,高呼“倒台了,我们胜利了!”

11日早些时候,在军方宣布即将发布“重要声明”后,苏丹国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播放了爱国音乐。英国《卫报》称,这提醒年长的苏丹人,之前的内乱期间军事接管是如何展开的。这轮示威活动到达顶点的4月6日对苏丹来说是个标志性日子,当天数千名抗议者开始聚集在国防部和三军指挥部门前,寻求军方支持,要求总统下台。34年前,执政14年的前总统贾法尔·尼迈里在这一天被军方推翻。

6日在首都的抗议是苏丹自去年12月爆发反政府示威以来的最大规模行动。最初,各地抗议者只是要求面包降价,但随后演变为全国性示威,反对巴希尔30年的统治。巴希尔继而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实施长达一年的紧急状态,并解散政府。

本·奥夫11日在电视讲话中说,苏丹军方联合警察部队、安全及情报部队、快速支援部队共同成立最高安全委员会,代为行使国家权力,他本人出任最高安全委员会主席。最高安全委员会代行国家权力两年,作为过渡期。他承诺过渡期结束后“举行公平公正的总统大选,选出新总统并制定苏丹永久宪法,还政于民”。

与此同时,本·奥夫宣布苏丹进入为期3个月的紧急状态,执行1个月宵禁,晚10时至凌晨4时未经许可禁止一切人员外出活动。机场和边境关闭24小时。苏丹全境实施停火,释放所有政治犯。

政变发生后,埃及第一时间对苏丹军队的行动表示“完全支持”。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则呼吁苏丹在广泛的全国对话基础上通过和平民主手段解决内部问题。欧盟呼吁苏丹各方保持克制,避免暴力。

11日,美国和法国、英国、德国、比利时及波兰一起,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就苏丹局势召开会议。法新社说,这一闭门会议预计将于周五举行。政变发生前,美国驻苏丹大使出现在抗议活动现场,对抗议民众进行慰问。

反对派号召继续抗议

南苏丹独立前,苏丹曾是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CNN报道说,苏丹战略位置重要,位于中东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交汇处,与7个国家接壤。自1956年独立以来,军方领导人和民选政府轮流统治苏丹。1989年,巴希尔领导的军事政变推翻时任领导人。

《环球时报》记者曾在苏丹采访过巴希尔。现年75岁的巴希尔出生于苏丹北部尼罗河省一个农民家庭。22岁从军事学院毕业后,他就开始了军旅生涯,曾是一名伞兵。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巴希尔的一生都伴随着战争,在公众面前,他经常身穿军装,在演讲时挥舞手杖。1973年,作为苏丹派往埃及的军队一分子,他参加了第四次中东战争。

《卫报》称,巴希尔执政的前10年,主要挑战是结束苏丹南北之间残酷和血腥的内战。2005年内战结束,但南苏丹最终于2011年通过公投独立。就在巴希尔结束一场战争的同时,苏丹境内的达尔富尔又爆发反政府武装和政府武装间的长期暴力冲突。2009年,海牙国际刑事法院以在达尔富尔犯下战争罪、危害人类罪等为由,对巴希尔签发逮捕令。但苏丹政府否认这一指控。“美国新闻与世界”评论说,巴希尔是位争议人物,他成功度过国内一场又一场危机,同时抵挡住了西方削弱他权力的各种企图。

但是,他没闯过经济发展这一关。南苏丹独立后,苏丹失去75%的石油资源,作为国家经济支柱的石油产业趋于崩溃,国家经济处于危机边缘,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去年11月的数据显示,苏丹通货膨胀率达到68%。为此,苏丹政府计划降低对粮食、燃油的财政补贴,提高政府补贴商品的价格,引爆民众的不满情绪。

俄罗斯《观点报》评论称,外部参与也是苏丹发生政变的部分原因。该报说,西方国家制裁部分导致并加剧了苏丹的经济困境。近年来,美国和西方国家并不掩饰它们对巴希尔的不满,它们还警惕苏丹与俄罗斯走近。BBC报道称,苏丹国家情报和安全局在首都力量强大,执政党还有很多准军事组织和伊斯兰武装力量。这些安全力量各有利益,与外国各有关联。此前,巴希尔像蜘蛛一样坐在网中央牵制他们。

对于苏丹的未来,英国《卫报》预测说,最噩梦般的情景是政府倒台,国家陷入一片混乱。但分析人士认为,更可能的是,法律和秩序的崩溃是由安全机构内不同派别的权力斗争带来的,而非抗议者。俄罗斯regnum通讯社称,苏丹局势的未来发展将主要取决于军队实施何种国内政治和地缘政治路线。

在英国《经济学人》看来,现在的大问题是谁来接替巴希尔。反对派比以前分裂程度减少,却找不到明显的领导人。有几个人可以,但与执政党合作的经历是他们的污点。11日,苏丹反对派表示不认可政变结果,因为本·奥夫原本就属于巴希尔阵营,与巴希尔关系密切,由他出任新领导人并不能代表完全与旧政权割裂。当天,以“职业技术人员协会”为代表的部分苏丹反对派号召民众继续抗议示威,要求实施更加彻底的变革。

“阿拉伯之春”会重演吗?

路透社评论说,北非阿拉伯国家阿尔及利亚大规模抗议活动的成功,让苏丹的抗议者们受到“鼓舞”。上周,阿尔及利亚持续一个月的抗议活动,最终导致执政近20年的总统布特弗利卡宣布辞职。英国《金融时报》11日称,阿拉伯世界民众的抗议表明,导致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根源尚未消除,相反,滚沸的水让壶盖不安地躁动。

“阿拉伯之春会重演吗?”当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抗议推翻现政权,以及利比亚军事强人发起新一轮战争,《纽约时报》提出这个问题。该报说,苏丹街头聚集的民众不禁让人想起8年前开罗解放广场和突尼斯内政部门外的情景,但其中的挫折和失望也熟悉至极。2011年“阿拉伯之春”带来的希望已渐渐褪去,北非地区对未来抛出新问题。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高祖贵1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苏丹存在的问题和周边一些国家有共性,但有自己的政治生态,拥有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从西亚北非近年来的变动看,越是自主解决问题,越能早些走上自己的发展道路。越是外部力量干涉严重,越会经历更多混乱。

苏丹政权更迭会影响其与中国的关系吗?有去过苏丹的中企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石油资源主要集中在南苏丹,现在中企在苏丹的大型项目少了很多,受此次政局变动影响不会太大。高祖贵也给出“否定”答案。他对记者说,中国和苏丹长期以来都有比较好的交往基础,能经得住考验。中国不干涉别国内政,无论苏丹国内谁上台,出于国家利益考量,都需要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