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那年,我把母亲骗进了精神病院

2019-04-12 03:06:34 意林绘阅读2019年3期

秦舟

二梦说:妈妈的爱是温暖而伟大的,她们始终是全心全意无私地爱着我们,为人子女的我们也要给予她们多一点儿关怀和爱。

01

我从舅妈口中得知,母亲有精神病。可我并没有对母亲多—分理解,对她的嫌弃反而有增无减。高三暑假补课,我找了备考的理由在学校寄宿,眼不见心不烦。

国庆节前夕,舅妈突然在电话里说:“你妈这段时间病情特别严重。本来你上高三了,不想让你分心。但实在没办法,你得带你妈去看看。”

国庆放假,我去了舅妈家。母亲已经很长时间不吃药了,无论怎么劝都不去医院。舅妈说:“只能由你骗过去了。”我心头一惊:“怎么骗?”

“你跟你妈说你要和她一起去体检,你妈只认你,她肯定愿意跟你去。”我很犹豫,虽然我一直不待见她,可一想到把她骗进去,我怕她会承受不了。她的病情会不会更严重?

舅妈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说:“到了医院,医生会幫你妈控制病情的。难道你想让你妈一辈子都这样?”

我咬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02

回到家,母亲让我先不要进门。随即,她从屋里拿了一根树枝和一只装满水的花瓶,用树枝蘸着花瓶里的水,在我身上甩了一圈,说是辟邪。

这个举动说明母亲的脑子依然不同于正常人,可却让我发现,即使她的大脑处于混沌状态,她的心里依旧想着如何保护我,让我不受伤害。我鼻头一酸。吃饭时,我向母亲开了口,说带她去检查身体。如舅妈所料,母亲爽快地答应了。

我选择了母亲以前治疗的医院,并独自去和母亲的前主治医师碰了面。我告诉医生,母亲抗拒治疗,我要骗她过来。

医生对我点点头,让我把母亲带来,剩下的交给他们。第二天,我带母亲到了医院门口。下了车,母亲对我说:“我记得这是我以前待过的医院,你不会又要把我送进去吧?”说完,她歪着头对我傻笑。

我故作轻松地说:“怎么可能?别瞎想,就是体检。”办完手续,护士说,只要我带母亲跟她一起上楼,进了大厅,等母亲换好病号服,就可以走了。我愣愣地点点头。母亲边换衣服边兴奋地给我讲她以前住在哪间病房,怎么吃饭,怎么起床……全程我都心慌得要命,根本无心听。终于,母亲换好了衣服。护士带着她去称体重,母亲上秤的时候,护士用眼神示意我,让我赶紧走。

我慌忙对母亲说:“妈,你先弄着,我去买点东西。”她说:“那你快点回来。”

我应了一声,走进电梯。这时,站在体重秤上的母亲转过头来对我傻笑,我怔怔地看着她。电梯关上的一瞬间,憋了好久的眼泪流下来。母亲不知道,电梯门关了之后,我就不会再回去了。

03

两个半月后,母亲回到家中。我提前在家等她。刚进家门,母亲就笑嘻嘻地要抱我。我和她抱在一块儿,久久不忍松手。半夜,我听到客厅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我的门被打开了。我感觉到母亲趴在我的枕边,于是我睁开眼,母亲正笑着看着我。

我问:“怎么不去睡觉?”

母亲说:“好久没见你了,想看看你。”

我说:“好,让你看个够。”

母亲突然又说:“宝贝,你可千万别活得像我一样。不会做饭,不会说话,不会工作,不会照顾家庭。你要活得漂亮一点儿,知道吗?”

听到母亲说这样的话,我心里一阵酸楚。得了这个病,母亲其实也很绝望。她照顾不好我,照顾不好这个家庭,自己也非常懊恼。父亲早已再娶,母亲的全部牵绊,只有我。她给我的爱,尽管笨拙,可也是她能给的全部。想到这些,我含泪起身,一把抱住母亲。

杨贺勤摘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在线”